当前位置: 爱有声> 穿越小说> 暴君刘璋> 第535章 川军,曹军

第535章 川军,曹军

    A ,最快更新暴君刘璋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刘协表情痛苦,堂堂大汉天子,竟然要在百万大军之间宣读诏书,这种侮辱亘古未有。

    当初对阵袁绍,曹操就曾带天子到阵前,还说要用自己换袁绍退兵,可是那也只是露了次脸,这次却要当众像一个下等兵一般,宣读檄文,简直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可是那曹操从鼻子中发出一声哼声,让刘协一下子心寒如冰,再也生不起反抗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宣读,朕宣读。”刘协局促地坐在皇位上,瑟诺应答,伏寿一直看着他,当刘协应承了曹操时,心灰若死,心里恨透曹操的目无君上,更恨刘协的软弱无能。

    当年董贵妃被当着刘协的面缢死在大殿门口,很快就会轮到自己了吧。

    “陛下深明大义,万民之福。”曹操率先下拜,众文武跟着下拜,山呼万岁之声。

    曹操坐回主位,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,郭嘉六胜六败之论,成功挽回群臣信心,刘协也答应了念读檄文,这对刘璋的皇室后裔地位,必是一个重大打击。

    之前的不恭敬,不过是在试探刘协的底线而已,既然要狠狠打人家一巴掌,那之前摸两下,就算个前奏吧,摸了两下再打,说不定被打的人还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曹操志得意满地面向满堂文武,红光满面,向士兵一招,一名亲卫递上一把长槊。

    “我曹操自起兵以来,为国除害,扫平四海,使天下太平。此槊随本相破黄巾,擒吕布、灭袁术、收袁绍,入幽州,直达乌桓辽东。纵横天下,颇不负大丈夫之志,如今因功晋封丞相,曹操既惶恐也高兴,以此酒奠渭水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良辰美景,我作歌,诸位可随和。”

    曹操拿起酒杯,将酒向南倾倒于地,随后一手拿长槊。一手拿酒杯,满饮三杯,慷慨激昂吟诵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

    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

    慨当以慷。忧思难忘。

    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

    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
    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    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

    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

    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

    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

    越陌度阡。枉用相存。

    契阔谈讌,心念旧恩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

    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

    山不厌高。海不厌深。

    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”

    高歌传出大殿,殿外守兵也为之迷醉,武将听得热血沸腾。文臣摇头晃脑,如醉美酒。曹军士气空前高涨。伏寿娇俏的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报。”

    天刚微明,一名士兵紧急来报,“主公,昨夜曹军夜袭我渭水大营,大营告破,我军已全部回渡渭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刘璋眉头一拧:“渭水大营是魏延把守,魏延虽然惯于冒险,但布置营房设置哨探,绝无疏漏,向来只有他奇袭人,哪有人能奇袭他,为何会败?”

    为了加强魏延渭水北营的守卫,刘璋已经命令两只部队向前移动,与魏延互相支援,只要魏延受到攻击,两支军队闻警,立刻可以驰援。

    而这两支军队未动,只有一个可能,魏延败得实在太快,连报警的时间都没有,这如何可能?

    “禀报主公,魏延将军被突袭,仔细分辨了来袭的曹军,由曹纯,吕虔率领,昨夜突袭渭水大营,乃是曹军虎豹骑与泰山兵。”

    “虎豹骑泰山兵?”刘璋倒抽一口凉气,稍微有点三国常识的,也知道虎豹骑什么玩意,那是曹军百人将组成的一支必杀部队,每次都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战,几乎都为斩首行动。

    这次大战未开,竟然就出动了虎豹骑,曹操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黄月英揉着黑眼圈走进来:“主公,曹军果然厉害啊,不知是荀攸还是郭嘉,对战场战机把握如此精准,渭水大营被破,我军不但多了一道渭水险要,更让曹军小胜一场,对挽救他们的士气,也大有裨益,能如此精准把握战机,看来我们不能轻视曹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轻视过曹军,这是我军能否俯瞰天下最关键的一战,我与曹阿瞒,天下谁主,就看这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呵呵一笑:“那就去见见这群荡平北方的豪杰吧,反正他们都要死了,就当给他们送行,毕竟他们曾经也威风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月英,现在世人皆传你是妖女,果然不虚,曹操那数百谋士,千员战将,在月英眼里已经是一堆白骨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跟着刘璋微笑,与高兴的刘璋一起踏步出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刘璋率领大军来到渭水南岸,与曹军隔河相望,渭水两岸旗幡招展,兵甲森寒,浓浓的杀气涤荡于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曹军与川军都是从无数次大战,血与火中挣扎出来的,这种场面只会令他们兴奋,毫无惧色。

    渭水上由魏延撤退时,及时布下的浮桥,在凛冽的杀意之中,显得单薄而漂浮。

    刘璋曹操,黄月英郭嘉,同时出马来到阵前,打量对方军势,都忍不住一惊。

    曹操见过袁绍的强大,可谓人山人海,绵延千里,却没见过川军这样鳞次栉比的阵列,相比于川军,袁绍的军队就像是堆在一起一般,而川军真正的是一块随时可分裂出无数利剑的铁板。

    刘璋见过了刘备西凉军的强大,可是那种强大是一股锐气,那种锐气让人不得不心生警惕,而曹军整个军阵透露出来的是一种气势,一种鲸吞天下的气势。

    刘璋与曹操隔岸相望,心中都有同样想法,果然,对面的人是我大业路上最强劲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刘璋小儿,朝廷封你蜀候,益州牧,带领荆州交州,人臣已及,为何还不知足?无故攻伐雍凉,杀害大汉皇叔刘备,难道你想逆反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刘璋仰天大笑:“曹阿瞒,你真是给本侯讲了一个千古未闻的大笑话,世上竟然还有你这样颠倒黑白的人。

    曹阿瞒,你擅自挟持天子,改迁都城,狭天子以令诸侯,乃是我大汉亘古未有之巨贼,还好意思说别人逆反?

    本侯乃大汉皇室后裔,以当今天子皇叔身份,带军诛杀逆贼,中兴大汉,对面的将士如果不想跟曹阿瞒陪葬,速速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曹操哈哈大笑:“刘璋啊刘璋,你的暴虐之名,天下无人不知,可不是我曹操加在你身上的,你倒行逆施,胡乱攻伐大汉封疆大吏,背反之心,路人皆知,不由得你狡辩。

    当今天子圣明,对你逆反之举,早已心知肚明,你如今得寸进尺,竟然进犯西都,天子忍无可忍,已经决定将你开除宗室,束手就擒的,该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一拍手,曹军军阵分出一道口子,一辆华丽马车开了出来,刘协与伏寿高高坐在马车上,刘协紧张四望,又好奇看向对岸川军。

    果真是大汉虎贲,忠义之军啊。

    当初曹操害死董贵妃,如果刘璋不出川,刘协就会对刘璋失望,可是恰在那时,刘璋竟然率领军队出了西川,与比自己势力强大的刘表大战,虽然后来因为西羌之乱,樊城遇阻,但是耿耿忠心,刘协已经知晓。

    这些年曹操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回事,尤其是那夜,竟然要自己写檄文,念檄文,刘协只觉得是奇耻大辱,心里更加希冀刘璋。

    这是看到川军威武的军势,心里欣慰感慨,难得还有一支忠义的强军,如果有了这支军队,自己不就解脱了,不用受曹操威胁摆布,可以当家作主,大汉不就中兴了吗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刘协心中痛苦,如今自己还在曹操手中,稍有不恭,不知会有什么后果,而且今天是念檄文的日子,是自己在百万大军中间,尤其是对岸的忠义之士眼前丢人现眼的日子。

    要念出声讨大汉忠臣,自己唯一希望的檄文,刘协觉得好痛苦。

    刘协在马车上痛苦挣扎,手里紧紧捏着那封檄文,伏寿长发衣带飘飞,玉面寒冷如霜,如若仙尘。

    “刘璋,割据一方,不遵朝廷,暴虐无常,逆反之心昭然若揭。”刘协开始大声念读檄文。

    刘璋和黄月英先是一怔,接着恢复平常,黄月英小声对刘璋道:“你的侄儿好软,是棉花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得无礼。”刘璋笑了一下,望向刘协,心里只有四个字:便宜侄儿。

    “刘璋篡汉之心来源已久,当年刘焉入蜀,借张鲁不朝朝廷,擅自做御车御驾,行皇家礼仪……”

    刘协这封檄文写的正义慷慨,从刘璋父亲开骂,将刘璋种种恶行夸大其词地加以修饰,川军众将都有点恼怒了,只觉得这皇帝怎么这样?

    以前大小战争,没有接触当今皇帝,说个匡扶汉室,中兴大汉什么的,这些武将虽然没什么感觉,也听着,心里皇帝的形象,还算一般般。(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