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爱有声> 玄幻小说> 世子殿下你坑我> 第三百零七章 百家争鸣

第三百零七章 百家争鸣

    “朕怎么觉得....”赢夫表情怪异道:“这最近的朝廷有点冷清?”

    谭正苦笑着看着空空如也的面前,其实也不算空空如也,只是奏本比以前要少的太多,以前这桌子都堆满了,都能把人挡上,现在就这么薄薄的一层,这还是有不少必须皇上亲自批复的摆在赢夫那里。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办学闹的。”赵小飞在一旁笑着说道:“皇上您是不知道,这段时间天京城都翻了天了,听说有不少学说的大家都来了,都要为这书院争一争呢!”

    谭正也不由笑道:“是啊,自先古以来独尊孔家儒道,天下读书人便都只会读死书了,战国年间各国各家各种学说再次兴起,大秦一统后,原本以为会又回归到儒道正规,可是我大秦岂是迂腐之辈?此番盛事,实乃千古之佳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听说了。”赢夫靠在那伸了个懒腰:“什么心道,佐道,各种稀奇古怪的学说都有,可得要好好甄别啊,别到时候教出来一帮祸国殃民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谭正自然知道赢夫是在开玩笑,也是配合着哈哈一乐回应道:“有国子监和诸位大人盯着,出不了乱子。”

    王一康要是知道谭正这么说,肯定得说您老要不来看看,看看到底出不出的了乱子?

    何止出乱子,现在整个事儿就是一团乱,各路大佬都来了啊,你别看一个个是白身,那哪个没有几个学生在朝野里啊?

    还有秦桧,这老头你说你一个户部的,你天天不去户部办公,你跑到我这组建学院的地方溜达什么?这发表发表意见,那指点指点,完事还得说:“爱呀,老头我哪里说的不对,你们要多多指点哦!”

    我指点你妹啊!当初我爹王景隆在的时候你都不鸟他,我现在敢得罪你?我疯了我?

    周祭酒早就撑不住了,已经称病七天了,王一康倒是想称病,不过他知道这也是他莫大的机遇,这件事办好了,会使得他一辈子受用,而且根据小道消息,皇上有意思让他在这新学院里担任要职。

    王家虽然不能说落魄了,可是这些年下来,朝廷里暗流涌动,他这个王阁老的儿子,随着王景隆离世多年,早已没有太多的人情可以用,所以他也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往上爬一爬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倒是有些羡慕辽东,辽东话放很硬,辽东武备院是教打仗的,你们这些旁门左道都别瞎凑热闹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群情激奋,这些各家学说的泰斗哪里经得起这般侮辱?旁门左道?这四个字就像大嘴巴在抽他们的脸,一时间誓死抗击匈奴的辽东,又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不过自然有那明事理之辈,纵然辽东已经这样说了,还是不为艰难险阻的前往辽东拜访辽王府,想要证明自己的学问不是旁门左道,或许不能直接用在打仗上,可是对于将领的综合素质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都被欧阳兄弟留下,等杨凌霄回来见过再说。

    原本这次办学,主要是修为上的事,让着帮读书人一闹,反倒显得这些江湖中人十分和蔼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种论调,在这片大地上已经盛行太久了,武人骨子里那份自卑还没有彻底抹去,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往后的日子里随着武林高手成为一个国家的重要实力,读书人的地位讲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各路学说的泰斗也并非不明事理,反而他们马上看清了这次办学的本质,就是要拯救各家学说。

    这些文人对修行一窍不通,学院文武兼修的课程实则为他们的学说平添助力,到时候学院走出来的高手,不管学的是哪家哪派,那也是把他们的学问做大做强,日后也不会出现那种遍地修士,读书人再无用武之地的境地。

    周山没有动静,可是世人都知道,周山估计会站在辽东武备院那边。

    天京学院也已经正式定名天京大学,取之学问之大,大在广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京大学的武道院长也已经定了,正是皇上的武道老师剑楼白起,此次御敌白起的实力众人也有目共睹,所以没人不服。

    也正是有白起这个性子冰冷的人坐镇,那些前来响应的江湖门派都不敢太过放肆,说话也都客气的很,静静的等着白起挑选安排,反倒显得比读书人更像读书人。

    学院的职位也定了,天京大学设校长一名,从三品。

    下暂设四个分院,奉天,应天,顺天,承天,学子会抽签分配。

    四大分院各设院长一名,从四品。

    另两座师院,文道院,武道院,其实是就是两拨老师,暂定白起为武道院院长。

    另外原本出于户部压力太大的原因,赢夫与谭正本来是说虽然这大学的老师也算是朝廷官员,大学的经费也由朝廷出建,但是日后的运作与俸禄的发放完全就靠学院自行收支了,而且每年还要给户部一大笔税款。

    看似户部占了大便宜,可是秦桧多精明的人?死死拦住了这事儿,说户部再穷也不会推卸责任,既然是朝廷官员的俸禄户部就要负责,既然是朝廷的产业户部也要负责,日后无论是修缮还是什么,户部都要管。

    这样做,看似秦桧吃亏了,每年啥都不管光拿钱多好?为何要给自己找麻烦呢?

    谁要是敢这么问秦桧,那秦桧肯定要跟这种傻子绝交,这可是赚大钱的门路啊,且不说那灰色收入,就是光明正大的收学费,就能名正言顺的加上各种合力又不合理的费用。

    而且这可不是但但天京大学,秦桧要的是全国的新办学院都要跟户部挂钩,一切收入都要收归户部,要用钱也需要跟户部报批申请由户部拨款。

    这一切当然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,尤其是那些已经准备全身心的投入到新学院中的人,户部的嘴脸他们再清楚不过了,收钱的时候户部是大爷,跟户部要钱的时候是户部是祖宗。

    最终双方在赢夫面前吵得不可开交,不胜其烦的他只好让双方一人推让一步,户部拿走九成收益,同时负责学院的财政拨款,学院自己留一成,可以自由支出。

    学院当然还是不愿意,赢夫不知道怎么办,只能望向谭正,这招是谭正给他出的,他也觉得学院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最终谭正把这事儿办成了,还是户部九学院一,但是学院的额外收费归学院所有,户部能收的只有硬性费用,比如学费。

    这里面碎账太多,谭正自己也算不过来,大概安排了一下,就让他们自己去商量了,毕竟办学院这事儿他也没想到,竟然一石激起千层浪,现在这件事已经完全脱离了任何人的掌控,就算是谭正和赢夫,就算是朝廷,也只能看着它自行发育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俩人心中都隐隐有些担心,但是担心什么,他们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:。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