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爱有声> 穿越小说> 救世秦皇> 第244章 双重信物

第244章 双重信物

    精绝女王颇为舒缓柔和的话语,轻轻地划过每个人的耳畔,有如春风拂面,让人倍感舒适。

    而她口中所说出的,竟然是极其流利的华夏语,所以才让嬴政感到极为亲切。

    嬴政咬了一下舌尖,冷醒了数分,不再直视精绝女王的眼睛,颔首说道:“寡人此次,是受人之托而来,这便是信物,请女王过目。”

    说罢,嬴政举起手中的锦盒,交给了身旁的侍卫。

    那侍卫接过锦盒,翻来覆去看了一遍,这才来到精绝女王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打开吧。”精绝女王说道。

    侍卫将锦盒放在地上,双手十分小心地将其打开,然后从里面取出那个小石鼎来,递到了精绝女王的面前。

    精绝女王眉头一动,但似乎却并不感到意外,而是带着些许惊喜地接过了小石鼎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出自精绝之手。”精绝女王一边仔细地看着石鼎,一边轻轻地点头。

    羌瘣和索林愣了一下,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石鼎,据嬴政说一共九个,送给他们一人一个后,还剩七个。而如今出现在精绝女王面前的,便是七个石鼎中的其中一个,既然眼前这个出自精绝,那自然九个石鼎都出自精绝。

    看来,之前的猜测是对的,只不过,出自精绝的九个小石鼎,为什么会是秦王之物?

    难道大秦与精绝早就有着什么关联?

    兄弟俩正琢磨着,只听嬴政说道:“精绝王,可看仔细了?”

    精绝女王将石鼎交回到那个侍卫的手中,然后露齿一笑,说道“虽说才是第一次相见,但秦王也不必客套,以后便直呼本王乌禅便可。”

    乌禅?

    原来精绝王族姓乌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嬴政还以微笑,“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私下,自然可以。”乌禅女王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除了羌瘣和索林,其他的众人也是越听越纳闷,这乌禅女王怎么好像跟秦王是老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嬴政也觉得怪怪的,赶紧转移了话题:“寡人此次,亦为通商而来,在途中,已与楼兰王签署了盟约,西羌王也让出了通道,如今,便也让乌禅女王见见大秦的货物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嬴政想蒙恬示意了一下,蒙恬带着蒙毅等人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个人抬进来三个木箱。

    看来,还是老套路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次打开箱子的人,换成了嬴政。

    嬴政一边介绍,一边拿出茶叶,瓷器和绸缎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大殿之中包括所有的侍卫在内,眼睛全都紧紧盯在了那三个再普通不过的木箱之上。

    除了精绝女王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似乎更多的是放在了嬴政的身上。

    嬴政虽然察觉,但却假装浑然不知,挥了挥手,命人将箱子中的货物分给在场的每个精绝人。

    能陪伴在乌禅女王身边的,除了侍卫,自然是精绝国最为核心的大臣和贵族,嬴政就是要让他们更为真切地看仔细,即便他们自己不买,也定要支持精绝与大秦通商。

    大殿里顿时一片赞叹和惊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茶叶,绝对是上品,别说喝,想必你见都没见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茶叶算什么,你看着瓷碗,多么精美,若是天天用它来喝水啊,肯定更为甘甜醇美,胜过无数美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都不算事儿,这绸缎要是做成衣裳给吾家内人穿上,管保年轻十岁都不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殿上,类似的议论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而乌禅女王,却回到了座位上,既没过多关注货物,也没制止臣子们的议论,只是摆弄着嬴政送她的石鼎。

    她与之前的西羌王和楼兰王的反应还真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嬴政自然留意到了乌禅女王的举动,但却也不动声色,而是见时机差不多了,高声说道:“若是诸位对这些货品还算满意,那你们手上的物件,寡人就都送给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殿之中顿时安静了,随之又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精绝族众个个都是面带惊喜,道谢声连连。

    乌禅女王却在这时又站起了身,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大殿中央。

    见女王似乎有话要说,精绝族众又一次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秦王如此大度,本王带众族人谢过。”乌禅女王颔首示意道,“却不知,秦王有没有带着特殊的礼物,送给乌禅呢?”

    精绝族众颇感诧异地将目光集中在乌禅女王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羡慕众臣子,当众索要礼物?

    这不像是女王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嬴政也是怔了一下,不过随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微笑着说道:“自然是有,不过此物不宜当众展出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乌禅女王看向身侧的一个长老,说道,“本王要带着秦王去往后殿,见识见识秦王带来的礼物,请切罗大长老带着族众讨论一下,要不要与大秦通商一事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大长老切罗施礼道:“臣遵王命。”

    嬴政转过身,走到蒙恬的旁边,将蒙恬一直背在身上的一个长形的木箱取了下来,斜挎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便是秦王送给乌禅女王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没有多余的话,乌禅女王转过身,向后殿走去。

    嬴政微微点了点头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裙摆的束缚,乌禅女王走的并不快,而其曼妙的背影,更彰显着那修长绝美的曲线。

    嬴政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放才好了。

    看着吧,容易让自己胡思乱想,况且也不合礼数。

    不看吧,却似乎又显得不知所措一样,有失颜面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嬴政只好与乌禅女王保持一定的距离,然后看着她的脚跟,跟着走进了后殿。

    乌禅女王却并没在后殿停留,径直走到了一间书房内。

    乌禅女王贴身的两个婢女上前打开了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吧,在门外等候。”乌禅女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个侍女应了一声,站立到了房门的两侧。

    乌禅女王半转身形,淡淡一笑道:“秦王,跟本王进书房一叙吧。”

    嬴政点了点头,不过,近距离看着乌禅女王的面容,尤其是那双带着些许浅蓝光华的明眸,不禁心头又是一紧。

    等嬴政走进之后,乌禅女王从里面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坐吧,如今只剩咱们两个人了,可以畅所欲言了。”乌禅女王做了一个请势。

    嬴政笑着点了点头,将背上的长条木箱放到了桌子上,拍了拍箱子的盖子,说道:“不知女王口中说的礼物,是不是这个东西?”

    乌禅女王走到嬴政身侧,笑着说道:“那要看这木箱中,所放何物了。”

    嬴政打开了木箱的盖子,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长条形的包裹,然后又很轻微,很细心地将包裹一点点地打开。

    随着包裹的除去,金子独有的诱人光芒呈现在了两个人面前。

    正是轩辕剑!

    金芒如眼,乌禅女王半眯的眼睛也睁大了数分,不知是不是作为女人在看到黄金之后的自然反应,她的呼吸,略微加快了几分,吐出的芬芳,似乎也较之前浓郁。

    “真的一模一样……”乌禅女王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什么一模一样?”嬴政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    乌禅女王没有言语,转身去了书房的内室。

    嬴政也没着急,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乌禅女王拿着一个长条形的铜盒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这铜盒的样子颇为陈旧,并且其缝隙似乎还都是用蜡所封存住了。

    乌禅女王找个一把匕首,将封腊割开,打开了铜盒。

    铜盒里面,是一个颇为古老陈旧的卷轴。

    乌禅女王将卷轴拿起,展开了铺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嬴政看到图中所画的图案后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图画上呈现的图案,竟然真的与轩辕剑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嬴政这才明白乌禅女王口中的一模一样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?”

    “这是祖上留下来的。”乌禅女王轻声说道,“祖训有言,若是有朝一日,一个华夏的男子拿着这个图画上的金色宝剑来到精绝,那么当世的精绝王必须有求必应。”

    嬴政心中一紧,果然,这说法与姬发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如今,你终于来了。”乌禅女王的目光从卷轴移到嬴政的脸上。

    双目再次对视,嬴政的心中似乎又有一股暖流袭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祖上,有没有说关于这黄金剑的来历?”嬴政赶紧将自己的目光移开,看向自己的轩辕剑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,名叫轩辕剑。”乌禅女王也看向轩辕剑,说道,“是华夏先祖轩辕黄帝所锻造的传世之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错。”嬴政将轩辕剑递到乌禅女王面前,说道,“不过,还是再看仔细些吧,免得被人仿造了一把来以假乱真。”

    乌禅女王点点头,接过轩辕剑,顺势拔剑出鞘。

    金黄的光束却挡不住那一缕寒芒,乌禅女王借力一挥。

    只听咔地一声,桌子的一角已经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嬴政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乌禅女王看了看飞出去的桌角,又将轩辕剑捧在了手掌之上仔细观看,喃喃道:“真是把好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,乌禅女王是嫌这桌子旧了,想要换个新的。”嬴政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秦王让乌禅试一试剑,也只好如此一试了。”乌禅女王笑着将轩辕剑递回到嬴政手里。

    “试好了?”嬴政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乌禅女王应了一声,随即说道,“其实,只看这图样,也无法辨别这剑的真伪,但本王相信,华夏族群,不会有人仿造的出此剑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嬴政将轩辕剑放回到剑鞘中,问道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此等绝密,华夏若是做不到周全的保护,还能叫做华夏么?”乌禅女王嘴角带笑,“就如同西域无人可仿制出密石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么快就聊到了重点,看来乌禅女王果然知道嬴政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嬴政淡然一笑,说道,“看来华夏的先祖与精绝的先祖素有往来这说法,也着实不假,而寡人的来意,乌禅女王似乎也知道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乌禅女王并没有否认,“先祖的祖训的另一半内容,便是全力供应华夏所需的密石,必要之时,族长可以亲赴华夏。”

    嬴政轻吐了口气,苦笑着说道:“看来咱们都是被上天选中的人,生来,便注定有重任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样,不好吗?”乌禅带着媚笑,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嬴政强忍着没有再一次失神,随口说了一句,“既然精绝先祖有令,想必你应该会帮助寡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。”乌禅女王的语气突然变得生冷起来,“那要看你能不能统一了华夏再说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