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爱有声> 其他小说> 魔偶天成> 第二百三十四章 盛会前夕

第二百三十四章 盛会前夕

    后宫中多为树林花木,传说中的禁地一叶蕖尘便在此处。

    不过,宫娥们却在距离一叶蕖尘尚远的花园边停了下来,叽叽喳喳议论不休。慕风见状,顿觉无趣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月练欢喜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风儿妹妹,别走,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慕风疑惑的回过头来,等着她的下文。此时,众仙子见了她,停下口中议论,个个满脸好奇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月练嬉笑着来到跟前,拉着她的袖,领着她走到一众仙娥跟前。

    “妹妹可愿意与我们一起参加花神会的比赛?”

    原来,她们在商议花神会的事,慕风摇了摇头:“我只是恰好路过,好奇过来看看,我还有工作没做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?仙子指的是帝君让你去侍寝的事么?”

    一位仙娥掩唇一笑,众仙子听了,纷纷偷笑。慕风顿时尴尬的僵立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仙子不必紧张,帝君定是逗你玩的!”

    那名仙娥走上前,目光之中蕴藏深意,打量了慕风片刻,说道:“我也是尚寝局的,我们局平日只负责将帝君每日所需物品送往重华殿的正殿,万万不能进入内殿的。”

    慕风听了这话,眼前一亮:“也就是说,我只需要把他的衾被之类的物品放在正殿,就可以离开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你想进内殿,还进不去呢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慕风心中大石瞬间落地,这时才有了心情,趁此机会问众仙子:“那你们所说的花神会是什么?比什么赛?”

    月练立刻解释道:“花神会是天神两界的传统盛会,每万年一次,往往是由历代花神主持,时间久了就叫花神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花神会只是仙子们的聚会,后来无意间促成一段良缘,之后呢,仙人们也都开始来凑热闹,经过亿万年的发展,渐渐变成如今这般盛大的集会了。”

    慕风好奇道:“有多盛大?”

    “几乎所有仙神都会来参加,包括身在外界的神族,都会受邀前来。比如,妖界的妖皇,冥界的鬼君,妖仙族的女王……”

    月练话音未落,众仙子中突然传来阵阵兴奋难抑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天呐,妖皇大人!我最心爱的妖皇大人要来了!”

    “妖皇大人不是常来天界么?冥界之主才是我的心头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那位君主几百万年才来过两三次而已,而且每次都是公务在身才来的。这次,未必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就可惜了,倘若这次不来,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这一次,帝君会不会参加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亿万年来帝君几乎从未参加过花神会,这次他醒了这么长时间,说不定也会参加的!”

    冥界之主,她们是在讨论连宸么?怎么听上去,这花神会像是个大型相亲现场……

    慕风讪讪转身,却被月练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风儿妹妹,我曾经偶然见过你在尚膳局跳舞,虽只跳了一小段,不过你的舞太特别了,而且特别美……倘若你能参加花神会上的比赛,一定能替翎兮宫拔得头筹的!”

    慕风闻言,先是错愕了一瞬,随后想起自己闲来无事,的确曾在院子里随意跳过几步,想不到这么巧,竟被她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我对那种比赛没什么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真?花神会的头筹,不仅可以得到数不清的奖励和持续万年的特权,还能向帝君提一个要求,只要是帝君能做到的,他都会满足你,这你也没兴趣?”

    月练冲着慕风眨了眨眼,那模样,像极了在说:这种机会,错过了可就没下次了。

    慕风轻笑一声:“我的舞不是跳给所有人看的,不过,你们如果当真觉得它能赢,若感兴趣,我可以教给你们。你们好好表现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咱们翎兮宫也终于能得一次头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绝不能给帝君丢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言为定了,风儿妹妹,明日起,每日此时与我们在此汇合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慕风摆脱一众仙子的纠缠,回到重华殿时,天已黑透了。此时庭院内寂静无声,路旁的宫灯忽明忽暗,映衬着她惴惴不安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知帝君就寝了没?

    慕风踮起脚尖,怀里搂着一叠锦被,屏住呼吸,轻手轻脚挪入正殿。

    四下环顾一圈,不见昀天身影,慕风心中一阵窃喜,迅速将锦被往扶手椅上一放,转身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一道磁性嗓音突兀的在身后响起,飘渺而低回,萦绕在寂静幽深的夜里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慕风陡然一惊,蓦地回头,只见昀天不知何时,不知从何处已经到了她跟前。他的神色平静,看不出是喜是怒,深邃眸光在跳跃烛火的映衬下,透出一抹她未曾见过的迷幻。

    “帝君……你还没就寝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此时慕风心中异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侍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!”

    慕风原地怔住,紧张得双手也无处摆放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昀天将她的局促看在眼里,并不多言,率先转身往内殿走去。

    “愣着做什么?还不进来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传入耳中,慕风顿觉一阵心惊肉跳,硬着头皮跟上前,每一步的磨蹭都在揭示心底的慌乱。

    这内殿,她曾来过,这张床,她也曾毫无顾忌的坐过。可今日今时,再次走进这间分明就十分宽敞的寝殿,不知为何,她连正常呼吸都感到费力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