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爱有声> 穿越小说>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> 第二百二十九章 时光回溯!斡旋造化!

第二百二十九章 时光回溯!斡旋造化!

    吕不韦神色一动,他们自然知道,苏劫不可能突然放弃。

    那苏劫想干嘛。

    苏劫转过身去,道:“你们退后!”

    陆采薇秀美一皱,正要说话。

    苏劫道:“你也退后!”

    众人因为看不到苏劫的表情,所以拿不准苏劫的主意!

    但是此刻,苏劫怎么说,大家自然怎么做。

    苏劫道:“尔等都是忠义之士!本侯,知道了!”

    苏劫话音一落。

    便不在犹豫,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,拿起两碗毒血,尽数一口饮下!

    “武侯!!!”

    “苏劫!”

    武侯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不是说五人一起吗,怎么单干了!

    陆采薇大惊失色,亡魂皆冒,大呼一声,“苏劫!!”

    苏劫快速的将剩余的三碗毒酒很快的吞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没有给陆采薇阻止的机会。

    群臣瞪大双目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苏劫实际上在饮到第三碗的时候,就已经腹痛难忍,浑身青黑,断肠草,可以侵蚀意识。

    此刻,苏劫一人将面前的五碗毒血一人饮尽,在众人眼中,就是一人独自来试药。

    就那么几息时间。

    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陆采薇快步来到苏劫身边,一把将苏劫扶起,没让苏劫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藨公,王龁也都纷纷围了上来!

    苏劫一手扣住藨公,道:“老将军,将你的药给我。”

    藨公顿时将身上的四瓶药丸全部拿了出来,苏劫伸手一摘,在众人眼里,就似乎是随意的拿了一瓶。

    苏劫揭开盖子,里面躺着三颗深色的药丸。

    苏劫随意的取出一粒。

    放入口中嚼碎,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药入腹中,十息左右时间,腹中的剧痛缓缓褪去,恍惚的意识也渐渐的开始变得清醒。

    连面上的黑色也隐隐开是褪去。

    夏忧怜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陆采薇也难掩激动,道:“苏劫,这是解毒药?”

    王龁等将领们纷纷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王龁惊道:“武侯,你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苏劫深吸一口气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吕不韦等臣子顿时把双眼瞪得贼大一阵骇然,这可是有二十瓶,一瓶就中了?

    夏忧怜立刻来到苏劫身边,用绿色的不知名药物让苏劫含在嘴上。

    十息之后,绿叶还是绿色!

    “解毒了?”

    苏劫睁开双眼,道:“看来,本侯运气不错!藨公,你可救了本侯啊!”

    藨公张开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连连道:“老夫只想知道,武侯是否无恙?”

    苏劫笑道:“大王有救了,快给大王服药!”

    吕不韦上前,看着苏劫渐渐红润的脸颊,稽首道:“武侯言行如一,本相折服!”

    吕不韦都折服了。

    何况是其余臣子。

    赵姬,嬴政更是激动不已,都不知该如何去表露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虽说一次就找到解药的概率不大,但不能说没有。

    只要敢拿性命去赌!

    不到一成的概率,可以赌对,很显然,苏劫就是这样赌对了!

    但是,满堂文武,有几个人会去赌?

    大多的时候,可能把性命搭进去,都不可能换回大王的药啊。

    庞毅等宗室,纷纷来到苏劫面前,稽首道:“赢氏对武侯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武侯以身试药!

    苏劫回礼道:“这是上苍保佑大王,于臣无关,臣也只是受了大王的保佑,才堪堪捡回一命,应该是臣多谢大王才是。”

    群臣惭愧的闭口不敢看向苏劫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功劳,不比吕不韦救回大王性命低啊!!

    嬴政双目闪动,此刻若非是子楚病危,恐怕还要多说。

    嬴政道:“武侯,政记住武侯的大恩了。”

    苏劫正要说话,却看陆采薇一脸愤怒的瞪着他!

    苏劫想要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可是他从来没看过陆采薇这般愤怒!

    双目中隐藏着无边的怒火!

    苏劫道:“好了,有什么回府在说,本侯认罚,你说什么,本侯都答应。”

    陆采薇此刻,恨不得一鞭子把苏劫抽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双目隐隐泛红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如何做的好。

    只能撇过头去!

    苏劫看着陆采薇浑身颤抖的身躯,顿时一股不忍!

    但是,他如何解释呢?

    苏劫叹了一口气,双手放在陆采薇的肩膀上道:“本侯知错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看在眼中,想不到气魄无双的武侯居然还有惧内这一面,这到是罕见!

    此刻,子楚终于将最后赛选出的解毒丸吞入腹中,一时间,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十息之后,子楚面色的黑色隐隐退去!

    六十息之后,子楚忽然惊醒,然后一口黑血吐出!

    发出一阵恶臭。

    面色也缓缓的变得苍白起来,虽然依旧显得虚弱不堪,但那股黑色已然不在。

    子楚吐完黑血之后,便又趟了下去。

    呼吸缓缓开始平稳。

    群臣长舒一口气!

    心道:“大王的死劫,终于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子楚没有苏醒,但是众人都纷纷心下安定。

    苏劫问道:“夏姑娘,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夏忧怜看了看苏劫,神色有些复杂!

    夏忧怜喃喃道:“简直是斡旋造化!”

    苏劫一愣道:‘什么斡旋造化?’

    夏忧怜喃喃道:“没什么!你不用谢我,若不是你有天命相护,也不可能救得了大王!”

    如今,子楚终于被救下了。

    咸阳宫的阴霾总算一扫而尽!

    不仅如此,太子之位终于算是落定了下来,此前,大王病重弥离之际,已然说的非常明白,嬴政就是秦国的太子。

    也就是秦国未来的大王。

    这样,群臣才不会站错队伍,社稷才会稳固,这就是臣子们纷纷希望见到的。

    苏劫见医官们都开始忙碌起来,便带着陆采薇,拜别了群臣,在臣子们复杂的神色下,离开了宫殿!

    四人在从王宫回到武侯府的路上!

    苏劫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偶尔看了看陆采薇的神情一片寒冰,几次想开口赎罪,都被活生生的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四人刚一回府,陆采薇便来到自己的阁楼,将门锁了起来!

    苏劫想要进门,都被拒之门外!

    苏劫叹了一口气,便叫了王贲回到了自己的阁楼!

    苏劫高呼一声道:“夫人我知错了!”

    没有半点声响!

    三个时辰后!

    夜幕降下!

    陆采薇和夏忧怜二人神色沉重。

    暗夜下的咸阳,万般寂静,府外更是无一人影,忽然,一阵鸟鸣声有节奏的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陆采薇抚琴的手猛然一颤,弦断!

    二人相互一看,道:“东君!”

    盛夏的郊外,本应一片蛙声!

    却忽然便得一片幽静,一处小谷山林中,方圆三里之地,居然生成一片浓雾。

    两道声音突破浓雾!

    忽然一阵鹰鸣,湘君的身影忽然出现!

    湘君双目流光闪动,眼神紧紧的盯着陆采薇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灰雾流动,翻滚腾挪仿佛从灰雾中出现一个灰袍高大男子,男子银发披散,双目如炬,看不出喜怒,手中一把羽毛扇,一摇一曳之间,带动着无边的雾霭!

    陆采薇,夏忧怜行礼道:“东君!”

    东君掌管着太一山的法令刑杀。

    陆采薇在秦国的事情,想必现在已经被山伯传回了族中。

    东君不得不出面了。

    东君轻摇羽扇,道:“陆采薇,你违背了太一的法令,按照太一山规,剥夺你的湘夫人尊号,以及‘接引’,入幽洞面壁二十载,你可心服!”

    东君的话让湘君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顿时道:“东君,采薇是初次入世,不知要害,还请东君法外开恩啊!”

    东君不言,双目紧紧的看着陆采薇。

    却看不到陆采薇有半点心动。

    这一变化,自然逃不开东君的通透之心!

    陆采薇轻声道:“弟子有错,愿意受罚,从此以后,我不在是湘夫人!”

    东君鹰眸跳动,道:“本君是看着你长大,你的性情,本君万般清楚,但是,我如何也想不到,你居然苏劫此人,放弃你有的一切,值得吗?现在,只要你对太一发誓,和此人再无瓜葛,本君可以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夏忧怜急切的看着陆采薇。

    但是她比谁都清楚,陆采薇和苏劫之间!那是可以为他去死!

    湘君激动道:“采薇,你就答应东君,我带你回山,我会守着你,绝不会让人欺负你,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湘君就要上前,拉住陆采薇。

    陆采薇后退了两步,避开了湘君,道:“夏无忌,别靠近我,我是苏劫的女人!”

    夏无忌痛苦的瞠目,道:“你说什么,陆采薇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,东君,采薇他不知轻重,你别和她一般见识!你让我和她说,我来说!”

    陆采薇衣袖一挥,将长鞭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身上的珑纱带起一片雾霭。

    衣袖里的接引顿时落在了她的手心,陆采薇幽幽的道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东君含怒,冷声道:“陆采薇,本座擒你回山,按法处置,这是你自己选的道路,在无回头可言!”

    东君准备亲自动手之际,忽然一阵声音划破雾霭。

    冰冷如幽寒,让雾霭都在四处翻滚,声音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,你太一山也在我秦土之内,胆敢私设法令刑杀,便是违背我大秦法制,按罪当诛,陆采薇贵为我秦国七子之贵,受本侯万般宠爱于一身,你亦敢对本侯的夫人欲图私刑,此乃罪加一等,本侯以王令治罪,你罪无可赦!!”

    陆采薇万般惊讶的转过头去,看向雾霭传来声音的方向,激动道:“苏劫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